无收费看污网站入口

  

感谢冰封的鱼i的黄金盟加更85,鞠躬致意,加更以示感谢,康桑哈密达,zzang,oo

丝瓜影视色板“oh,god!oh,my,god……”

可能在西方人看来,这是很残忍的事。

追求人性的解放,然后迈向更高的目标比如推动全人类的进化进程。可是都是以个人为先。照顾自己的感受。这个模式和照顾别人感受的模式,两种意识形态但都有道理。大家都照顾自己的感受才会出现碰撞,然后寻找平衡的交际。

不过如今渐渐的,东方也是类似的风气。自我为中心,和对方对抗了互相才会收敛到不碰触对方底线的氛围。更加衬托韩过这种人简直不该存在。当然,背景故事leis是不可能知道的,他只是看到了这段视频。

整整一晚到天亮的视频。

他目睹了一件他很难相信的事,却明白了原来得了这种“怪病”的韩过,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正常人。没错,看了那个视频。下飞机徐正勋接机,在他们坐飞机的过程中,徐正勋已经都疏通好。直接接他们两个去部dui。

其实反而没有特别声明,比如你别拍别照别录怎么怎么样的。军医负责安排,徐正勋没进去一起看。张浩贤∑▼长∑▼风∑▼文∑▼都没出面。助理露一面就算了。从始至终is都震惊捂着嘴,只会念叨“god,my,god”之类的,再也念不出别的了。

至于张医生,他的震惊不如is那么片面直白。他或许更接近东方尤其韩国这边的国情和社会现状。他似乎有些明白对方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个视频的原因。因为根本说明不了什么。至少不会说明禁锢他们的是谁。甚至房间都并不特别具有辨认性。

相反,倒是韩过和徐贤,清清楚楚录制在里面。因为这个视频不只是录制了洗手间。是整个套间都录制了。这回可真是清楚了,清楚了is所说的,缺失的细节是什么。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简直,详细的不能再详细。甚至,都有点不想看了。

“大致就是这样。”

军医也是有点皱眉暂停了,看着还没回过神的张医生和is:“之后就是一整晚忍受的过程。第二天早上送到医院,康复了就再没联系。直到你们发现他的病情。”

is摇头:“god……这样的忍耐力……jesus……”

军医看看两人,伸手示意:“还是出去吧。”

两人还是下意识看着视频眼镜不眨头都不转,被军医轻轻带出去。直到关上门,两人下意识同时呼出一口气。

尤其is:“简直有魔力一样。我此时才真正将视线从视频挪开。”

军医找到一个会议室,只有三人。伸手示意两人坐,又倒了杯水给两人。

is喝了口水缓口气。探身看着军医:“为什么……难道在这里曾是间谍吗?听说他不是韩国人,而是……”

“leis。”

张医生皱眉开口打断他。

leis一顿,摇头没再多说。显然明白张医生是别让他多问。记得来这里的保证。

倒是军医很随意,开口对着is:“其实你也看到了。药的确是我们放的。但这种药除了刺激男性和女性的ing欲以外,并没有其他副作用和伤害。当然,因为一点意外,女方没有摄入这种药物,只有男方……也就是韩作家摄入了。他只要释放出来就ok。我们没有用任何绳索手铐绑住他。”

is犹豫一下。看着军医:“我感觉到……你们好像是在怂恿他和那个女孩发生guan系。”

张医生一直没怎么说话,身为韩国人他了解的更多一些。徐贤和韩过在韩国已经公开交往关系了。如果结合这个视频,两人的交往就会显得很复杂。

不过事实上他没亲眼看到但是听说过,曾经韩过第一次去医院他检查的时候,徐贤私下偷偷来了。哪怕不确定真实的关系,至少是不错的亲故。那么至少表明的交往关系未必全都是假的。当然,这也不是他该考虑和探究的范畴。

不过is就没那么多顾忌了。看着军医。开口询问:“所以这就是真相?他服用了你们的混药,在没有任何人阻拦甚至还怂恿的情况下,和一个性gan的美女共处一室,他居然忍住并且忍了一整夜直到累得昏过去?”

军医摊手:“所以我说,其实我们也想不到会让韩作家变成现在这样。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。”

“如果呢?”

张医生突然抬头。开口示意:“你们以前给其他人用药,如果对方熬不住说了,之后就直接……”

张医生比了一个手划脖子的手势。

“想多了。”

军医开口:“自du虽然没用,但是总有其他办法的,具体什么办法就不说明了。”

张医生一顿,没再多说。只是看着is开口:“这么说来,问题绕回来了。和之前的推断一样,因为没有发ie出来强忍着,让物质留在细胞里,抑制住了?”

is愣了一下,沉思半响,摆手开口:“我恐怕还要好好想想。”

皱眉揉着头,is开口:“今天看到的一切给我的冲击太大了。”

军医平静起身:“那我送两位回去吧。”

两人起身告辞,一起出去的时候一名士兵过来敬礼,然后递给他一个usb。

“对了。”

军医将usb递给张医生:“这是拷贝的视频。如果你们还看得下去,留着做研究吧。”

两人一愣,张医生表情怪异看着他:“可以这么坦然给我们?”

军医摇头笑笑:“原版肯定不行。这是经过处理的。对话中两人没提过对方的名字,至于脸部有专业人士打了马赛克。”

笑着看看is,军医和他握手:“知道你们美国技术强大。如果能把马赛克去掉还原视频,那就算你们本事了。”

is摊手,将usb直接递给张医生。张医生一顿,揣起来和军医告别,一起坐着徐正勋的车,又离开了。

“情况怎样?”

上了车后,徐正勋沉默一会,开口示意。

张医生一顿,表情怪异看着他:“徐正勋i……早知道这个视频了吧?”

徐正勋没说话,算是默认。张医生自然也不会多嘴,但毕竟通过接触,他也知道韩过和徐正勋的关系匪浅。

突然想起什么,张医生掏出usb,试探开口对着徐正勋:“走的时候,他们给了我们视频。虽然打了马赛克……没关系吧?”

徐正勋摇摇头,扯起嘴角,开口示意:“收集资料……这次过来,有什么收获呢?”

张医生沉默,不一会开口:“大致清楚他为什么会这样。至于其他的……”

is听不懂,也不理会两人说什么。感觉有点憔悴的样子,也不知道是没休息好还是因为刚刚经历的事。晚上的时候,张医生陪着is住酒店。

倒是没回家也没什么,如今即将寒假了。他打算让妻子和儿子一起都办手续,去美国陪他。当做度假旅游怎么都好,毕竟他虽然忙工作。但因为病例的特殊性没什么进展,也未必抽不出时间,自然也就不用回家陪她。

尤其得知这是美国大医院丈夫的同时,妻子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果然,is没有连夜兼程回去,打算好好休息一晚,第二天再走。张医生陪他一起,等他早早洗澡吃东西睡下之后,回去也打算休息。只是没想到,就在走廊的电梯,碰到上来的徐正勋。

“额……”

张医生看着他,徐正勋点头行礼,沉默一会,看着张医生:“是不是知道的越详细,对病情帮助越大?”

张医生明白了什么,点点头将他领到自己房间。

关门倒水,坐下看着他,张医生平静开口:“的确是。当然虽然我也很好奇,如果不能说,我也不强求。现在知道的这些,也算有了依据。”

徐正勋低头,不一会开口:“我希望你们能够给他治好,不管花多少钱,付出什么。”

张医生点头:“你不说我都会尽力。不然我就不会用业余时间来研究他的病例。”

徐正勋沉默,半响出神低头,抽出一支烟点燃。

烟慢慢飘着,张医生在等待。

因为他知道,此时此刻,不管是出于医生对资料的要求还是个人对整件事的好奇心,都是他即将获得真相的时候。

哪怕,是某些真相。

(第三更来了。感谢神秘怪客i、槿言晟i、哎呦雪碧i、色ohyun无言i、妖哥他爹i和乾∈元亨利贞i的打赏,多谢。感谢鬼牌i、、、nook_和笑帅※天下i的月票,鞠躬致意。感谢给胖子的韩娱打赏投月票推荐票和点击订阅收藏的亲们。撒狼黑。zzang。oo

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